《穿越到宫斗游戏当咸鱼》正文 白泽醒来了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莲生从睡梦中中惊醒,她感觉兑换那药水之后,就一直觉得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看着眼睛还在紧闭的曲茗,莲生无声为她盖好被子,‘兑换是不是对带走什么?’她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‘都和您说过了,会将白泽对您的好感值抽走,现在估计他,已经不爱您了,宿主大大。’

    ‘果然是数据,能够随随便便被抽走的感情,不就是被人操控的傀儡吗?’莲生冷笑,便不再去在意心里的难受劲。

    养心殿。

    太阳的第一抹阳光洒落在睡梦中少年的脸上,白皙近乎透明,像是不可冒犯的神明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睫毛微微颤抖,然后睁开了眼睛,漂亮的墨玉般的眼眸,可能是太久没有睁开眼,太阳的温暖让他还有些不适应,他动了一下,用手轻轻遮挡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脚步声传来,他抬眸看着来人,是白景。

    白景和叶挽安一夜都没有睡好,虽然他很相信弟妹莲生,可是阿泽一直不见苏醒,他心里难免会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躺在床上,对着他笑的,不正是他的兄弟吗?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白景激动的冲到他身边,握住他的手,上下仔细瞧了瞧,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我去叫太医。”

    白泽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兄长,“没有哪里疼,一切都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此时,叶挽安也端着清粥走了进来,也毫无意外的看到了苏醒的白泽。

    热泪盈眶:“你这个小子,整整三天两夜,你怎么那么能睡。”

    白泽呵呵笑了两声,鼻子一嗅:“阿姐,我有点饿。”

    叶挽安连忙将粥端到他面前,“给,慢慢喝。”

    白泽自己动手喝了起来,

    “莲生果真没有欺骗我们,她给的蓝色药剂真的有用。”叶挽安说道,“我这就差人去告诉她这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白泽的手顿住了,蓝色药剂,他眼底有一抹冷光闪过,他平淡的喝着粥,:“算了吧,下人传下去自然就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叶挽安心下觉得有些怪异,可是并没有多想,可能是使性子了,毕竟阿泽那么爱莲生,第一眼醒来却没有看到她,可能有些失落吧。

    “莲生肯定很担心,不然不会让人送来药水给你,也是这个药水的功劳,才让你得以苏醒。”叶挽安安慰他道。

    白景在旁边点了点头:“相信一会她就会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白泽对此无动于衷,只是很沉默的喝着手中的粥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开个晚宴?”白景提议道,“阿泽醒来可是件大喜事,设宴好好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然后给挽安使了个眼色,叶挽安心领神会。“就是,是该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白泽嘴角勾着乖巧的笑,“全凭兄长与阿姐安排。”

    白景见状就牵着叶挽安出去了,看自己弟弟现在的状态,更适合独处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室内恢复了安静,白泽放下了手里的碗,捂着胸口,嘴角的笑再也抑制不住了,

    “你占用了这具身体这么多年,现在该轮到我了,莲生?那个你最爱的女人,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子,你越喜欢的东西,我就尽数给你毁去。”

    ........白泽身体内的某一处黑暗里,蜷缩着一位少年,漫无边际的黑暗吞浸着他,没有一丝丝亮光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就闭着,没有光,也没有人来拯救他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小姐,听说皇上醒来了。”小春端着温水进来和莲生说道。

    莲生拧毛巾的手顿了一下,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然后停歇了一下,“他没有找我吗?”说完这个,莲生就觉得自己很好笑,

    人躺在那里的时候,自己都没有去看过一眼,现在人醒来了,怎么可能会心中毫无芥蒂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不过听说今晚要开宴会,小姐你要去吗?”小春有些心疼自己的小姐,性子就过于拧巴。

    “嗯,自然要去的。”莲生低着头为曲茗擦拭脸庞,睫毛长长遮住了她的眼睛,让人无法看清她的神情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恭祝陛下圣体安康,万岁万岁万岁!”所有人齐声为高高坐在皇位上的人举杯祝贺。

    白泽冷淡的看着底下的人,抬眸举杯示意,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下。

    “莲妃娘娘到!”一阵高昂的声音响起,众人齐齐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多是惊讶和探究,谁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皇上的宴会上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白泽看了一眼身边的皇后,叶挽安也很奇怪,难道自己给莲生的宴会时间没有带到吗?

    莲生在路上就知道了,来给她通告宴会时间的小差,给她通告了一个错误的时间。

    心想,这皇宫敢那么大胆的,除了白泽亲自下达的命令,没人敢那么嚣张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白泽为什么要那么做,是因为自己在他生病的时候没有去看他,所以生气了吗?

    小春劝她要不别去了,去了肯定又要被众人指责。

    莲生摇了摇头,既然来了,断然没有回头的道理,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莲生有错在先,如果是白泽的意愿,自己就当做向他道歉了。

    于是莲生来了,等她走进来的时候,不出意外的,全部的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卑不亢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少年,在不久之前,还用着最热烈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少年,此时像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目光,冰冷而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“陛下圣安,祝陛下福寿绵绵。”莲生屈身请安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白泽,而白泽嘴角挂着不明的笑意,也不说话,也不回应。

    气氛陷入尴尬的局面,众人的心中都在暗暗揣测,听闻这莲妃娘娘备受宠爱,怎么今天一看,好像不是这样子,果然是流言不可信啊。

    叶挽安听到莲生来了,反而成了这群人里面最高兴的那一个,正要站起身来,“莲生,坐这边,特意给你备好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莲生听闻,朝叶挽安露出了一个笑容,她的挽安还是那么可爱。

    当然也没错过白泽那个不悦的眼神,果然就听到他开口:“既然莲妃娘娘如此难请,不如就坐在那里吧。”他的手指向了宴会的最末端。

    那是身份最低微的人才会坐的位置,莲生抬头看向了白泽。

    那个人此时也在看着自己,莲生此刻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那一股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人不只是冷漠,就连气息都变了个样,还是说,白泽原本就是这样子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愣神了一下,她很快就回答了高高在上的少年:“谢陛下恩准。”

    然后再也没有看他一眼,直径向宴席的末端走去,脸色平淡的入座。

    '系统,我问一下你,有没有这样子的例子,就是兑换完积分,攻略的男主会变成另一个人,或者说换一个灵魂?‘莲生敲开了界面,盯着白泽的好感值,30点。

    当初她刚刚入宫时,皇上的数值是20,但是也没有像现在一样,让她感觉如此怪异和不适,就好像,现在的白泽以前的他完全不一样,

    ‘不会吧,‘系统自己心里也有些疑惑,这话说出来,它自己都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在之前接触白泽的时候,它其实心里不争气的胆怯,因为那气息和主神大人真的真的很相似,甚至它还一度怀疑是主神大人来子世界游历了,

    所以它一直让莲生对白泽好一点,毕竟是自己的宿主,,万一真是主神,惹到了不小心就嗝屁了,它也会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莲生沉默,她的系统还是一如既往的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“哎!莲生。”叶挽安有些着急,这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阿姐。”白泽冷着声音说道,“宴会继续。”

    叶挽安瞪了他一眼,“你可别后悔。”然后健步走到莲生身边。

    白泽没有阻止,但是从他的脸上上可以瞧得出,此时的他心情十分的不好。

    “各位继续。月色尚好,这美酒伴着最佳。”白泽举杯说道,一杯酒又饮入肚子。

    皇上说继续,众人那里敢有异议,一时间也推杯换盏起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没有错过,皇上的眼神一直放在皇后与莲妃娘娘那边,但是也没有谁敢触皇上的眉头。

    看样子,莲妃娘娘与陛下似乎闹翻了,强忍着这个好奇心,安安分分的喝酒赏月。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,阿泽就是太在意你了,所以才会那么生气,你没有去看他。”叶挽安坐在她旁边安慰她。

    莲生点点头,笑道:“我知道,没事的,是我有错在先,他想怎么出气都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叶挽安看着脸上带笑意的女孩,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,此时的她笑起来比哭丧着脸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心里是不忍心,也不知道怎么慰藉,只好将手边的果酒滴到她身边,:“这个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,本来我身边的位置就是留给你的,我们可以好好看一场,

    听说今晚的舞姬是异国来的,舞技了得。”

    莲生笑了起来:“那正好,我们这个位置还可以近距离看呢,没准舞姬小姐姐的香囊还能掉到我面前了。”

    叶挽安也跟着笑了起来,这丫头,真的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如此想法天马行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她如此喜欢她的原因不是吗。

    白泽恨自己这副身体的视力好的过分,所以他可以清晰的看到不远处,张扬着笑容的女孩。

    手中的酒杯被他狠狠地捏在手中,隐隐约约间,居然被他捏出了裂缝。
百度